孤寂的幽靈

靜靜地,悄悄地,黑幕落下。萬物籠罩在一片黑夜之下。告別白日的喧囂,迎來靜謐的夜晚。

我輕輕地向那片黑紗招手,它看不見我的招手,緩緩地飄走了。黑夜賦予大地的是休息,這一刻它睡著了,它是安靜的。我偷偷的享受著這一份獨有的靜,在不長,卻又仿佛沒有盡頭的小路上,彳亍著。世尊說:“眾生平等。”可是小草總是嚮往大樹的高大,麻雀總是羡慕翱翔的雄鷹,為何?這一刻,我迷路了。

我漸漸地與黑夜融為一體,不分彼此。我就是黑夜裏的幽靈,承載的是孤獨,宣洩的是不屈。我不知道我是怎麼轉變成了黑夜的幽靈,我唯一能記得的就是那在黑夜中消逝的最後一縷光明。我不知道我是誕生於光明,還是誕生於黑暗,但我能知道的就是我生存於黑夜。我不渴望光明,也不沉迷黑暗,我混混沌沌的在黑夜中行走,締造著黑夜的傳說。

我來到了一處貧寒的家庭,這個家庭有一位母親,一個孩子。此時孩子正在讀書,可她的母親卻是長臥在床。原來這位偉大的母親為了孩子賣掉了自己的心臟,本來她已經無法在世間停留,但是她卻向世尊祈求願用三世的幸福換取在人世間的最後一刻去看看他可憐的孩子,世尊不忍拒絕一位偉大的母親含著淚允許了。母親回來並沒有說什麼,只是看了看正在讀書的孩子,便撒手人寰。當孩子明白過來事情的始終時,他沒有哭,只是一個勁的笑,一個勁的笑,笑聲很是歡樂!這時我輕輕的向他招了招手,他笑著融入了黑夜,化為了幽靈。我不知道世間隱藏在黑暗中有多少幽靈,但我知道這不會少台灣集運

我依舊渾渾噩噩的在黑夜中行走,我給人們帶來的是解脫,但卻沒辦法解脫自己,於是我開始修行,雖然不知道怎麼修行,但還是每天觀想著。我感覺我越來越變得深沉了,愈發的黑了。我沒有屈原那般偉大,為了不使得自身變黑,身投汨羅江,我無法抗拒黑夜帶給我的力量,我漸漸的墮落了。我無法預知將來的結局,也無法知曉我會不會消失,但我還是沒有選擇放棄,繼續與黑暗同化著。我渴望吸收世間的欲念,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生存下來,它就像毒品一樣吸引著我。

我不知道我這樣已經多長時間了,但我想肯定很長,在這個黑暗的過程中,我是孤獨的,我是寂寞的。我得到了我需要的力量,已經與黑暗不分彼此。

我是一個幽靈,整夜漂浮在城市的上空,我看著腳下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夜都市,嘴角泛起一絲冷笑。因為我知道只有這樣我才能獲得更強的力量,獲得更多的罪惡。到最後我不知道我同化了多少如同那讀書的孩子一般的世人,我在向他們伸手之後,我不停的吸收著他們的力量,雖然世間不斷的產生幽靈,但最後卻都成為了我身體的一部分。於是世間也就只有一只幽靈,因為我是獨一無二的,我不容許世間還存在著我這樣的生物,我要獨享這份寂寞。

漸漸的我強大了,我的力量已經讓天地顫抖,於是我有了一個偉大的計畫,我要讓整個世間都籠罩在黑暗之下,讓每個人都沉醉於其中。我開始施法,很快我便實現了我的偉大,但是卻在我計畫快完成的時候世尊來了康泰導遊

要說世間還有誰是我的對手,那麼他就是世尊,我無法肯定我能打敗他。世尊的出現並沒有改變我的想法,最終我與世尊打了三天三夜,我敗了,徹底的敗了。世尊並沒有殺我,但他卻給了我無盡的光明,他想讓我明白世間是有溫暖的。

我在光明中慢慢的消融,就如積雪遇到陽光一般,很快我便消失了,我唯一能記得的就是那一束光,將我帶入黑暗又將我消融的那一束光。

我走了,徹底的走了,永遠都不會回來了。世間也再沒有一個幽靈了,黑夜依舊是那麼神秘,那麼孤寂,那麼墮落htc 手機殼

遠方,一戶人家,傳來了一陣陣嬰兒的哭聲,清脆,寂寥,哀婉,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