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后的輕鬆

今天下了新年的第一場春雪。清晨天空下著淅淅瀝瀝的小雨,慢慢變成雨夾冰雹,最後紛紛揚揚的雪花閃亮登場,雪花慢慢變大,山川小樹慢慢變白,眼前漸漸變成一副唯美的畫,一個粉妝玉琢的世界蔡加讚

雪花刷新了大地,讓大地披上了潔白的盛裝。她想告訴樹木不要眷戀曾經的綠葉,有時卸壓和放棄也是一種放鬆。你看,沒有樹葉你依然可以在凜冽的寒風中精神抖擻,依然可以在冬天與我一起演繹浪漫的愛情故事,春姑娘的腳步近了,她還會給你再次披上碧綠的盛裝。我們太累,只是因為我們背負的東西太多,為過去的事和未來的事煩惱,放下這些包袱,我們就會輕裝上陣,快步前行。我們太累,只因為我們放不下那些若即若離的情感,該放棄時不能勇敢地放棄,放棄後我們會像冬天的大樹一樣精神抖擻,有很多美好的時光在不遠處等著你文件櫃

年初的一個晚上,我們一家三口出門散步。在街上,我看到一個衣衫襤褸頭髮蓬亂的乞丐,一根棍上挑著兩個手提袋,昂首闊步,笑容可掬。在這萬家團圓的日子裏,張燈結綵的街道上,最難過的應該是他了,怎麼他還有閑情那麼愉快呢?我想可能是因為他放得下,他四海為家,所以不用牽掛家,沒有親人的牽掛,沒有工作的壓力,沒有愛情的傷痛,也不用擔心被搶劫,不用注意自己的形象,在這樣的日子裏,更是衣食無憂,所以很開心。他是因為放得下很多東西,所以輕鬆能量水

讓雪花刷新大地,使樹木忘掉曾經的記憶,讓雪花刷新我們的心靈,使我們忘掉放下曾經的不愉快,在新的一年中輕鬆快樂地生活。

讓人感動的愛

誰都願意和一位天資婉麗的女人來一場風花雪月的浪漫情事,並能彼此天荒地老皓首攙扶共赴天堂,這也許是男人心中最愜意的夢減肥……

英國陸軍中校布朗夢裏的朱迪斯應該也是這樣一位女性。

這位在殘酷的戰爭中給他力量和勇氣、溫情和美好,支持他活下來的年輕女作家,在兩個人3年多的鴻雁傳情中,布朗不知多少回在腦海裏描繪過朱迪斯美麗純潔的容貌和苗條柔曼身姿,雖然他和她從未見過面,包括照片。

戰爭終於結束了,布朗急不可待的要見到這位從未謀過面的女友。他在想
象著那熱烈的擁抱和初吻,他在幻想著心中智慧女神的聖潔和高貴,他在祈禱著
相愛的未來充滿陽光和鮮花,他在歡呼著血與火之後珍貴美滿的歸宿牙醫……

當他捧著朱迪斯的書如約來到倫敦地鐵一號站口,激動的心似乎要跳出起伏的胸膛,兩眼急切的在來往的人群中搜尋那多少次想像過的美麗倩影——一位胸前佩戴紅玫瑰的美麗姑娘。突然一位風姿綽約、高貴純美的綠衣女郎從他身邊走過,他默默的目送她漸漸遠去,因為她的胸前沒有佩戴事先約好的紅玫瑰……

就在他愣神的時候,眼前一亮,一位胸前佩戴紅玫瑰的女人走過來,布朗激動的心再次狂跳起來,但當他定神細看,他頓時驚呆了。眼前這位女人面部重度燒傷,手拄一根拐杖…..醜陋殘缺罩住了她的一切……布朗想起了朱迪斯信中的一段話:“……我不會先認你,讓你先見到我。如果你覺得我不適合做你的女友,你可以不認我。”

他在極短的時間裏,思想發生了翻江倒海般的激烈衝突,認,還是不認?但很快他就擺脫了茫然無措的失態,心想:我沒有理由不認她,她在我最需要的時候,伸出了援助之手,經過殘酷的戰火的考驗,我們的愛是神聖的抗衰老

最終他靈魂裏“真”戰勝了“美”,他果斷的大步上前,追上那個醜陋殘缺的女人對她說:“我是布朗。我們終於見面了,非常高興!”

女人給了布朗一個終身難忘的“醜陋”微笑,說:“先生,您要見的姑娘就是剛才從你面前走過的那位綠衣女郎,她在對面的咖啡館等你呢……呵呵,先生,您已經成功地接受了一場或許比戰爭更嚴酷的考驗…….”

1996年5月3日,布朗與世長辭,兩天後,他的妻子朱迪斯也隨之去了天堂。一對以感動開始以傳奇結束,蘊含著人間大美的愛情旅伴,以其獨特的方式成就了一段世紀奇緣,傳誦至今,令後人驚歎感慨。

這是我偶然讀到的一個故事,並不新鮮,也很簡單。可我還是想用我自己的筆觸和理解,將它記錄描繪在日誌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