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也能很优雅

愛一個人到什麼程度,通常是在分手時見分曉。
有一位我非常喜歡的女演員,生完孩子沒多久來上我的節目,滿臉洋溢著初為人母的喜悅。節目中,她大方地講述著她的戀愛、婚姻和可愛的孩子。她的先生很有才華,也是位大導演,眾多想要上位的女演員都會飛身撲上。可是,她絲毫也不擔心。我們也覺得她無須擔心,坐在對面的她是那麼可愛、幽默、睿智,更有殺傷力的是她擁有驕人的美麗。
兩個月後她離婚了,帶著孩子離開了那個男人。
從頭至尾,媒體沒有拍到她一滴眼淚,也沒有聽到她一句惡語相向。難道她心裏不恨嗎?
她只是情商太高,把傷害降到了最低,不想讓自己和孩子成為大家的笑話。身為娛樂圈的紅人就要有這種氣質和擔當,好或散都是自己的事。
我有個南方的朋友,隻身來北京求學,認識了一個北京姑娘。女孩想出國深造,可外語又不過關,他在戀愛之餘又成了女孩的私人家教。看到女兒和如此優秀的男孩在一起,父母也很放心。
兩年之後,男孩留校當了助教,女孩去了英國。他在北京完全擔當起女婿的角色,煮飯,打掃,跑腿。准岳父家有一點風吹草動,他總是在第一時間出現。逢年過節,他有時也不回家,留在北京陪著兩位老人。
一年後,女孩在郵件裏通知他分手,原因很簡單:她愛上了她的同學,他們在國外同居了。他飛了一趟英國,但是一切都無濟於事,什麼都挽回不了了。
回國前的那個晚上,女孩和他深談了一次。她說:你是個好人,可是我對你已經沒有感覺了,我現在看著你,就像看著一個很親很親的哥哥。我唯一求你的一件事就是回國後,別告訴我爸媽我倆分手的事,好嗎?他點了點頭,女孩又說:到了合適的時候,我會主動跟他們說的。
第二天,他在飛機上蒙著頭,流著眼淚睡了過去。到北京後,他把女孩買的東西給老人送過去,依然在她家煮飯,打掃,跑腿。那天,女孩的父親突然昏倒被送進了醫院,他接了電話就趕過去,連續兩個星期,伺候在病床前。女兒帶著男朋友趕了回來,看到病床上的父親和床邊的他時,不知道說什麼好。而父親看到女兒身後的陌生男孩,一切都明白了。
愛一個人到什麼程度,通常是在分手時見分曉。我的這個朋友現在已經結婚,有了孩子,他和以前女友的父親還有聯繫,逢年過節也會電話問候。他的解釋是:我們曾經相愛過,那麼,我們的緣分讓我們成了家人,就算我們沒有走下去,我也不會去傷害她的。
我沒有他那麼崇高,也做不到他那麼偉大,但是我尊重他。他用自己的青春和愛去澆灌著一朵明知道開不了的絹花,只因為有人需要它。他懂得什麼叫優雅地放手。
放棄與放手,只在一念之間。放棄是妥協,犧牲了本來應該屬於你的東西;放手是智慧,放下了那些從來就不是你的物件。
人生中,有兩個字可以為你開啟許多扇門—“拉”和“推”,可惜的是,很多人卻選擇了—“沖”和“撞”。

活的糊塗點會更好

緣起,在人群中,我看見你;緣滅,我看見你,在人群中。

活得糊塗的人,容易幸福;活得太清醒的人,容易煩惱。清醒的人看得太真切,凡事太過較真,煩惱無處不在;而糊塗的人,不知如何計較,雖然簡單粗糙,卻因此覓得人生的大境界。

很多事,不是我想,就能做到的。很多東西,不是我要,就能得到的。很多人,不是我留,就能留住的。你像指縫間的陽光,溫暖,美好,卻永遠無法抓住.我行走在愛的荒漠,迷失了來時的路;沿途的風景,我只能邊走邊忘。不再糾纏,我一個人也很好。時光如水,總是無言。若你安好,便是晴天。

一件事情的發生,衡量不出一顆心的淡定,而一顆心的淡定,卻能影響一件事的解決結果。一個人的深度,衡量不了一顆心的從容,而一顆心的從容,卻能彰顯一個人的深度。

讓我們豁然開朗的,也許只是一個道理,左右我們心緒的,也許只是一個心結。將心放寬,以一顆平常心應對世間所有的無常!

走過一些路,才知道辛苦;登過一些山,才知道艱難;趟過一些河,才知道跋涉;跨過一些坎,才知道超越;經過一些事,才知道經驗;讀過一些書,才知道財富。

過了一輩子,才知道幸福。多一點快樂,少一點煩惱,累了就睡覺,醒了就微笑,生活怎麼樣,自己放調料。

無須虛偽,無須奉承,無須圓滑,不為塵俗所迷,不為物欲所困,認真做事,踏實做人。

人生無完美,曲折亦風景。別把失去看得過重,放棄是另一種擁有;用心領悟,相信屬於你的風景就在下一個拐彎處。